新闻资讯
 
新闻源 财富源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4-06-08 17:20   

  新华网杭州6月10日电(记者谢云挺)近日,记者蹲点国内最大的五金制造业基地——浙江永康市调研发现,传统制造业不像人们所担忧的那样急剧萧条,相反,只要专注实业打造“升级版”,传统制造业同样大有可为。目前企业最盼望的是能多审批一些对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有促进作用的企业研究院、设计院和检测中心等,提振区域制造集群的发展活力。

  永康地处浙江中部,以五金制造闻名全国。目前,这个县级市集聚了1.4万多家工业企业,近30万从业人员。形成了门业、车业、杯业、电动工具、休闲器具、技术装备等八大支柱产业,拥有上万种产品。其中,门业、电动工具占据国内70%以上的市场份额。

  受宏观经济形势和“三期叠加”因素影响,同样面临艰难困境的永康市,2014年以来,虽然有一批企业倒闭注销,但有更多企业因转型升级获得成功,冒出许多紧贴市场需求的新生企业。全市制造行业整体没有显现丝毫“落日”景象,依然充满生机。

  永康市经信局提供的信息显示,2014年,全市净增工业企业2300余家;全市工业用电量增长5.95%,高出全省平均水平近4个百分点;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930亿元,同比增长8%;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8.5%,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浙江哈尔斯真空器皿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欧阳波说,传统制造业只有“夕阳产品”,没有“夕阳产业”。就拿永康保温杯产业来说,经历兴起、衰落到再崛起,已持续了20年。从当初全市1500多家企业上马保温杯生产,之后大浪淘沙,现在留下的不足200家,但在全国市场占有率达到一半以上。

  “一只保温杯,可以做上100年。”欧阳波说,只要人们喝水的需求存在,保温杯产业就不会消亡。“只不过谁更能创新,更能引领市场,谁就是最后的王者。”

  记者注意到,这家专业生产保温杯的上市公司,已初步研发成功能听音乐、能与手机互联的智能保温杯新产品。欧阳波表示,一旦新品上市,又是企业效益的增长点。

  “其实,真正了解市场和行业需求的,恰恰是企业。”永康市副市长吕群勇说,他们比政府更懂市场,更懂创新,“我们更要做的是找准靶点,着力营造支持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大环境。”

  记者走访企业、市场和相关部门,突出的感受是,在当前区域制造业面临产能过剩、成本上涨、资金紧张、市场变化等情况下,广大民企渴望能进一步在审批方面释放改革红利。

  当地许多民企向记者反映,永康市被国家相关部门授予“中国五金之都”“中国门都”等区域品牌,说明了永康产业规模和竞争力在全国的地位。但是,当地最需要的国家级检测中心、标准中心,以及企业研究院、工业设计院等,却很难得到审批落户,制约了区域产业的提升发展。

  永康市门行业协会介绍,以生产防火门为例,我国在防火门生产质量监管中,目前只有两个国家级烧试检测中心,一个在天津、一个在四川。永康虽说是全国最大的门业生产基地,年产达3500万樘,却没有设在永康的烧试检测中心。每推出一种新款,都要指定送检。全市500多家门业生产企业,每年有1万樘左右新款要送检,浪费的时间不说,每樘门检测成本费用要两三万元。

  吕群勇说,现在国家号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应多审批一些对区域产业转型升级有促进作用的民办企业研究院、工业设计院。这有利于激发民间创新活力,有利于克服科技与工业两张皮现象。

  据了解,去年,永康戴达罗工业设计有限公司的浙江斐络工业设计研究院,被浙江省政府批准为省级企业研究院后,当年帮助当地企业开发设计新产品销售额就达到15亿元。

  为什么同样是传统制造业基地,一些地方的实体经济却给人一种风雨飘摇的感觉,一些地方却能稳定向好?永康市博才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周俊德认为,这跟制造产业本身无关,而是一些企业在前些年利用国家刺激性政策,抽空实体资金投机到民间借贷和房地产项目造成风险的结果。

  中国人民银行永康市支行行长徐宏也持相同看法。“永康民企也同样存在投机民间借贷和相互担保的现象,但是,永康市及时研究推出政银联手的‘转贷通’金融服务创新项目,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转贷成本高、转贷资金筹措难的问题,有效防止了800多家中小企业可能出现的资金链断裂风险,稳定了全市企业的生产经营。”徐宏说。

  永康市委书记徐华水认为,永康五金制造业还存在着大而不强等问题。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只有专注实业,打造“升级版”,传统制造业同样大有可为。据了解,2014年以来,当地政府采取了系列振兴实体经济措施,比如积极推进机器换人,全市已削减低端用工近2万名,产品质量提升22.3%,原材料成本节省7.1%。

  “当前,要提振传统制造业活力,关键在于我们能否通过智能转型,实现产品设计、加工制造、运作管理、售后服务的全面升级。”徐华水说,打造符合行业特点,符合企业自身特点的智能工厂。